新中式研究院丨文化传承or商业概念?网红成都的思与辨……!
2018-08-24

千年古都X网红城市,看似强烈冲突与对抗的两种身份,在成都却能自洽。

民谚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背后是什么?有人说因为温柔乡是英雄冢,但成都就是这样一座从前慢的城市。

从另一个角度说,是她抵御时间侵袭,以及对时代不妥协的方式。

正因“慢”,“传统文化”才像有无限保鲜期的浆果,历经千年,轻咬一口,依然鲜甜多汁。



810

网易设计X荣麟家居

2018年新中式研究院”

第三站——成都

本站导师张灿与众好友

周炯焱、李天蜀、舒昊 、毛继军

共话

“当代生活状态下的设计”

成都·新中式观想


东•方位——东方精神

张灿 


四川创视达建筑装饰设计创始人 

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专聘教授

西南交通大学环境艺术系客座教授—研究生导师


“我想用东方代替中式来阐述自己的对中式的理解!当下的设计太多的用什么“样式”去指导自己的设计了!但大家要知道“东方”就是方位和地域!“东方”里面有很多和中西方文化有着截然不同的思维角度,哲学态度和人文态度与价值观!


“平衡”是张灿对于“东方”的第一层理解,随后他还用“节奏”、“有无”、“渗透”几个关键词,道出了对“东方”更多的诠释。


关于平衡,他以筷子为例,东方的平衡不在正中央,要使一根筷子找到平衡得自己尝试找到平衡的位置,这和中国人处事的原则一样,就是东方平衡的哲学。西方的绘画在构图的平衡和东方绘画构图的平衡是不一样的,这些不同是否能作为设计思维的源泉?也因此,他做了一根筷子“平与衡”的装置去探求和思考东方哲学。


在东、西方设计或绘画中,有节奏”的不同。中国古画中的山水,与蒙娜丽莎的山水的背景会以不同的方式诠释,由此获得更多设计思考。


他还提到,梁建国老师特别擅长用有和留白的状态做设计,从空间到形式大量的留空都是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做设计,让没有的地方有了东方的“无中生有”,也算是西方建筑理论的“少即是多”,东方设计当中就是“留白”的状态。


做空间设计的时候,建筑师对建筑与自然空间怎么样去渗透有很多不同的理解,但是往往室内设计师不会停留在这个实质的思考层面,大部分的室内设计师还是从形式与表象找寻“灵感”,如果我们做空间设计的时候,多一些在空间渗透,包括室内、室外如何衔接,它可能会让空间影响到人的行为与生活的研究,那将会更加有在地性,也就更加有方位与地域!



当下处于“全球化”的语境时代,但但就像家琨老师说“如果没有有深度的地方,世界也是一句空话”。“能让人看见的,必然是在现有语境下,利用现有资源做出的与众不同东西”。“国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相对的,你所在的地方可能就是相对于别人眼中的国际,而你认为“国际化”的地方,也可能只是别人具体的地方。


当下的东方也许在西方眼中已经是他们眼里的“国际化”,“东方”这个词代表着位置与场域。它不是一个形式的表象,而是这个场域在地的气息、气质、人文、感知等等。“东方”的意境带来极具渗透力的诗意,缺少诗意的“东方”是没有魂脉的。



无问西东

周炯焱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艺术设计系主任

设计学博士 教授 

硕士生导师

四川大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我倒不是说赞同和不赞同新中式这种说法,但实际上从学院来说它是没有这种叫法的,学界没有这样的叫法,业界有,这种东西它实际上还是成立的。我就在想讲什么东西,说什么东西,首先我自己在思考什么叫新中式,就是这个新中式我该怎么定义它,因为没有弄清楚这个没有办法讲什么东西。”


周炯焱以三个观点阐释了他对新中式的看法:


第一个,“无问西东”不是从它本身的含义来的,而是从电影来的,所以它代表了时尚和网红,这算目前新中式的一种特征。



第二个,“无问西东”是清华大学校训的最后一句,意思就是尊崇你的内心,这是我对新中式的理解,新中式概念很含糊,不知道怎么样具体代表新中式,而是我们每一个在座中国人现在内心的表现。


第三个,“无问西东”,这个西东不是西东,而是西方和东方,现在已经没有界限界定这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它是一种融合,是更加自由的一种风格,这个西东就是两个西东的东西。


回顾新中式源起,他认为如今的设计不应该叫新中式,而应该叫“新西式”,因为大部分“新中式”本质上是在西方建筑的影子上装了一层中国外壳。当我们讨论新中式时,事实上是在讨论中国当代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的表现;当代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关系等问题。


要知道,能够传承中国文化,代表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与精神设计就是新中式,既然是新那就应该是旧的延续、传承,同时也是新的融合与创造。


最后他用“无问西东”的台词结尾,“爱你所爱,无问西东”。



作为他者的东方

李天蜀


成都理工大学传播科学与艺术学院教师

成都上城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我们暂时脱开设计师的身份,从整个人类文本角度看待自己。”李天蜀所谈论的课题很大,但又是当下不得不去正视的:当我们在讨论新中式时,到底是在讨论东方文化本身,还是在讨论形式主义?




“东方”在历史上有两次东方的概念,第一次以欧洲为中心的时候谈论的东方,第二次是以美国为中心的时候谈论的东方。



这两次东方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在以英国为中心谈论东方的时候是更早了,那个时候他们谈到的东方更多是指印度和中国。以美国为中心谈的东方,其实讲的东是指远东,讲的是中国和日本,是战略性的。


而关于“新中式”这个词语,他理解为一个样式主义,新中式的出现它是为了给自己的一些行为作出解释,是应运而生的,首先它是一个样式,其次是一个装饰性用语。


新中式就是一个符号,新中式产生的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商业的需要,中国的商业知道它需要一个可以卖掉自己的理由就产生了一个词叫新中式。


西方商业设计样式 + 中国传统符号+中国商业现实=新中式(或所谓的东方)


新中式是一个结果,来源于中国的商业设计,而中国商业设计来源欧洲,就是西方的商业设计,中国商业模型就来源于西方的商业文本,西方的设计文本结合西方商业会产生西方商业设计,到中国就变成了中国商业设计。


西方商业设计来源于西方文本基础,它自身是诚实的,形而下的表里如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已经没有了,它和它的文本一起留在了唐宋的山川河流。也就是说在两个基础都没有的现实状况下,新中式本身只能是针对商业现实的浅表的短暂的样式过程,或者叫角色争取的过程。


我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才会明白,中国普遍意义的诚实的文本体系独立和审美事实的独立远远没有到来。



传统既是历史又是未来

舒昊 


艺术家

1973年生于中国重庆市

1994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 


“传统既是历史又是未来,我觉得它是一个变化的怪兽,很有意思。融合是人类社会发育的大趋势,对他者的包容才让中国的文明生生不息,审美肯定不例外。


“中国一向对其他文明较为宽容。汉人其实是很多不同的民族的集合体,因为他们共同认同了一样的文化体系。比如佛教已经不是尼泊尔那个地方的佛教了,它可能有儒家的,道家的东西。中国是人类社会文明里面唯一一个从古到今延续下来的活体,所以说包容其实是最重要的。”舒昊说。


再说差异性,差异性就是在融合的大背景下,需要一些刺激让之更为丰富,不然就会成为死水一潭。一些视觉工作者们,比如说艺术家、设计师等的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他们想努力的拓展人类的视觉经验之边界。


他认为对人类贡献最大的是理论物理学家及哲学家等,还有艺术家。他们是从原理上拓展人类感知的边界,物质的边界,精神的边界。其实我们做的工作是和这个类似的,就是拓宽人类视觉经验的边界。


熵在增长,湖面慢慢趋于平静,他想往湖面扔进石块,也许可以激起一些涟漪。


最后,舒昊在分享新作《一叶》、《一花》中说:“2017年7月21日开始我把花园里的一片叶子与一朵花摘下来写生,每天一格,从鲜活到枯萎,我记录它们的变化也记录自己的变化。这个行动让我每天有了锚定的刻度。此刻已和过去不同!几年、十年、几十年后这个系列会成为什么样子,我很期待。”


“这是在进行时中的工作,它受不确定性所支配。信息了又走,失忆成为常态。面对流过的河,我要每天在舟上刻上一刀。


“一叶一宇宙,一花一世界”。这是有待我探索的我自己的宇宙。


虽然大的趋势是越来越融合。但是我们作为艺术家,作为设计师,我们要坚守住我们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让该来的自然的来吧。 ”


重拾的意趣

毛继军 ( Jason )


成都璞石品牌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杂草丛生的现实中我们到底还有没有花园?我们是否应该再建一个花园?所以在做这个的时候我有两个命题,这个命题也是我希望的时候可以探讨,我们继续去探讨,去批判,试图找到一条路径,引导我们走完这一生。”


毛继军提出第一个开放性命题:看遍了这么多园林,为什么我们非要有一个花园?


他认为这就是“意趣”,但以今天的现实,意趣更像是一个伪命题,甚至无法找到谈论新中式的切入点,因为它是破坏的、碎片化的概念,同时又移植了西方文明,或许只能解释为中国特色,但只要加中国特色四个字一切不可解释,伪人性,一切找不到逻辑、源头的东西都可以解释,但这也是当下中国独特而无法回避的现实现象。


他认为一切不朽都不在今天,而在千年前,那些“不朽”在心灵留下的投影,让我们不管面临多么不堪的现实,心里总有希望。 



对于“新中式”,他亦带着批判精神去谈论,“不同的形态,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气侯,不同的日照,而呈现出了事物不同的意义,这种意义是生动的,这种意义不是我们赋予他的。其实我和前面几位老师观点是一样的,我认为这不应该叫新中式。”


无形之形,正是东方时间的观法,它和空间一起构成独有的时空观念,同时也是东方意趣的的返魅,人人都有,或许内心的渴望被遮挡,你认为它没有,其实它在,所以东方意趣的返魅,回到千年之前东方的意趣才是当下应追寻的。

   



最后,他通过分享老师的作品,来表达东方的交混多以画或园林的方式呈现示人,以更为意趣的视野构造,以观看的方式描述了人之处境,是对心灵层面的观看。这样的发生赋予心灵更为容纳的生生不息,是在杂草丛生的现实中对心性的牵引,继而幻为东方的观法,指引身体延伸向前。


“我想解释一下这段话的意思,幻为东方的观法,我们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观法,他看见的可能我没有看见,当天空下雨的时候可能他认为是下雨,另外一个人看见下雨可能会认为天是不是在哭?这段话是东方意趣中非常有意思或者非常有智慧的一种理论。”



更多精彩观点



荣麟家居副总

黎曼


今天的分享体会,设计和艺术创作中很多相同,过程常常是痛苦而深刻的自我反思,既要把项目做得尽量圆满,同时内心还有很多挣扎和坚持,即要面对当下文化环境中的一些认知局限和不足,还要正言存在的意义,其实挺难,但我们仍在路上。


新中式不管是语意的误会,还是时代的争议,我们一直在见证他的很多维度,不同的正反解析。我们在看欧洲设计史的时候,很多风格开始都有争议,最后有被批判的、也有被认同的,但在检索当中是会被名词历史检索到的,因为它代表着特殊的历史性,也是无法跳跃的时间价值。


老师们今天的演讲,给了我们很多思考问题的路徑和启发:立于当下而始于远古。不迷失,便会浸润于心,怡然自居。这也是当下生活该有的心态体验。


荣麟家居成都合伙人

万敏


作为荣麟成都合伙人,欢迎大家来到古蜀文明发祥地,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成都,在这里能与成都名家大师共话当代生活下的设计我感到非常高兴。荣麟一直坚持现代生活的探索、求知,坚持原创,将传统中式审美融入设计中,简约大方,温润儒雅,让东方美学成为一种生活。


网易设计全国主管

张金燕


大家对于新中式研究院都会有很多的争议,有反对的,也有支持的,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就做了这样一个研究院,2017年的时候网易和新中式研究院共同发起方荣麟家居一起走过了7座城市,包括北京、昆明、杭州、上海、武汉、苏州等等,成都是今年第四站了,接下来还有一站会去到厦门。


我们希望新中式不是探讨一种风格,更希望是把在座每一位生活在这个场景里的生活态度、习惯、思考都可以以真实的方式来记录下来。



场地支持·水井坊


水井坊博物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水井街,是以传统工业遗址和酒文化为展示主题的公益性博物馆。水井坊博物馆系统性原址原貌地保存了600年历史的水井街酒坊遗址,并以真实的生产场景再现600年历史的水井坊酒传统酿造技艺,是水井坊酒国家原产地域保护的地标中心和主要生产场所之一,是将实际生产过程和展示陈列完美融为一体的“活”的博物馆。


该建筑设计师刘家琨先生的建筑实践关注社会现实、尊重地域文化、融入现场环境、提炼民间技艺。每一个项目的设计都试图带着现实感解决当代建筑事宜。他总是保持着对中国多重传统开放的视野,怀着在现代与传统间取得兼容的理念。


水井坊博物馆,构建手法现代而韵味传统的建筑群落。建筑外墙看似青砖或木头,但其实采用的是与传统材料向近似的地震后废墟做成的再生砖。乍看是普通的老木头,实则为环保的防腐竹。博物馆采用与相邻街区近似的民居尺度,融入水井坊历史文化街区,也融入了四川成都这片沃土。


新中式研究院成都站已落下帷幕,下一站新中式研究院又会去到哪个城市聆听当代的声音,期待时间的意义……





如果对于新中式

你也抱有自己的观点

也有很多的话想说

欢迎文末评论

和我们分享你对新中式的观点

新中式 · 有态度


返回列表

热门新闻

上一篇: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下一篇:

王胜杰